若喜歡我的部落格,請幫點廣告,支持一下!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總是很鎮定與勇敢,在面對抽血這件事情上。

算了算也有五年了吧!在固定的日子裡我們母女倆總會像是郊遊般地來到醫院。

記得當女兒四歲多時,在抽血當下曾經也是哭個不停的頑強抵抗。現在偶爾在抽血室看到哇哇大哭的小朋友時,她也會笑笑地問我說小時候她也會這樣哭嗎?

女兒說其實她也不是不會痛,有時候針扎下去時會痛,拔出來時也會痛,但回門診看醫生伯伯後,她又會請醫生伯伯將三個月回診一次的時間改到一個月甚至一週回診一次好了!

對於來醫院,感覺上她變的不是那麼害怕了。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過"父後七日"的散文,按照文章裡的說法,現在我正搭乘的是輛鳴響著"有醫;有醫"的救護車。

車子一路開上了北二高,前方的車輛規律且一致地全往內線車道切入,歸功於電視新聞的報導,現在大伙兒都很清楚聽到救護車嗚笛得快速讓道通行。

下了高架橋,在一般道路上,救護車的行進速度也沒慢太多,警笛聲依舊響著!看著我不熟悉的街道,帶爸爸離開醫院後,轉送進安養中心。

結束了一個急迫用錢的時刻,換成了一個長期用錢的無止盡時間。

也罷。遇到了就是往前看,再如何也是走到這裡了。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8 Mon 2011 23:35
  • 噩耗

女兒的班導師13日晚上去世了。

隔日(4/14)是校外教學到花博一日遊,學校說老師因病請假,但4/15就收到學校的一封信,告知家長們這個噩耗。

女兒說大家哭了好久,我也感到惋惜,據說老師是在浴室摔倒,撞到腦部而昏迷,至此就再也沒醒來了。

還記得去花博玩時,我們每位家長各帶三個小朋友玩,我還要小朋友們要跟老師分享去那兒玩了什麼;看了什麼,如今卻什麼也無法說了。

現在想想,難怪去花博那天的早上,校長親自到班上跟小朋友解釋老師因病請假,改派學校主任陪同,而輔導室的主任也在場,我那時有感覺奇怪,怎會需要這樣的大陣仗,也有點猜疑,因為上學期老師也是因病而請長假,或許諸多原因而導致的吧。

謝謝老師的陪伴,做了小朋友們一年的班導師!

我想小朋友們都不會忘記老師曾給予的教導。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覺得,終有一天我會擁有幸福。

他是個很好的人,在遇見他之前,我從不曾好好的在感情中被善待過,他不只對我好,也拿同等的愛對待我的女兒,這樣的一個男人,為何會讓月老牽我倆的紅線牽在一塊呢?選擇了我是否算是他的不幸呢?!

今天,我跟哥哥說,我和他的感情可能會結束了。

這是第一次,哥哥聽我說而沒有發我脾氣,我們的言談中都透露著無奈,雖說沒有選擇,但仍舊是選擇了該走的路。

爸爸的事的確帶給我們不小的衝擊,而在那之前,我一直有著小小的目標,總期望著有天能夠實現。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口閉口就要去酒店上班,如果覺得那裡工作輕鬆錢又多能培養孩子良好價值觀,妳就默默的去不用跟我講,為了爸的事而去?哈!沒有人會覺得妳犧牲妳偉大。

我告訴了妹妹,哥哥嫂嫂打算離婚的事,要說了媽媽要把她的養老金拿出來幫我和妹妹付安養費的事,只是希望她也能體諒家人的作法,如若她真的不願意付,我也是認了。晚上的工作不是用輕鬆來論定的,我也考量了自己的能力,女兒也還小,仍需要人照顧,我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來賺錢,我並不是需要誰來認同我,畢竟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

對我而言,這也是我的下下策,好不容易能過平靜的生活了,為了爸的事把所有人的生活全打亂,讓每個人都痛苦,誰又是最大贏家呢?!

今天又去找了社工,並請她代為申請診斷書以便試著為爸申請補助,雖然明知核可的機率很小,而社工說目前關於禁治產及身心障礙的申請,可能因為時間太短的緣故,大概無法申辦,可能必須至少再兩週的觀察期,意即看護費會愈來愈可觀。

面對這塊無底洞,都不知道該拿什麼來填補。

上樓看了爸,狀況依舊,頭上的傷口已將紗布拆掉,其餘的也沒變,無法言語;無法進食,看人還是沒個對焦,因著消化能力差,又掛了點滴來改善。

聽看護說,昨天哥哥一家有去看爸,想必是談完事情後去的。

究竟要讓這所有的一切變成何種模樣,才能夠停止呢!

身心都感到疲累的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中午下班回到家,拿取一些證件後原本該趕緊出門,還有許多事要處理,不過卻忍不住的哭了起來,一早上工作的心情都不太好,硬撐著假裝沒事,反倒讓店長安慰我一切都會沒事的。我多希望什麼事都已經解決,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我應該怎麼做,只能一件件的解決眼前的問題,但真的壓力好大,想到自己沒有錢,也不知道能再如何籌錢了,開始跟錢在賽跑,我遠遠地追不上。

最後收拾起仍欲泣的淚水,我知道再哭下去也沒有用,我能用淚水宣洩我的壓力,只是該面對的依舊得面對。跟我爸的房東約好去拿他勞保退休金的支票的郵件招領單,這筆錢約八仟多元,向來是我爸自己在領的,我們不會管也沒得管。

過去幫他申請好之後,原本匯到我爸的帳戶,由哥哥每週提領兩千元交給爸使用,為的就是怕他亂花錢。領不到三個月,戶頭裡的錢卻被他的債權銀行扣走了,在我打算替他申辦請勞保局改寄支票,我們轉存後再分次提領給他使用之前,他卻先一步辦理好,而這件事也沒通知我們,還一直哭訴他沒錢,直到我辦理到最後才被告知他老早就辦理好了。

於是,自此之後,這筆錢再也無法分次給他,他總能在月初時領到支票並兌現,只是十天後就開始拼命打電話哭訴他沒錢吃飯了。我和哥哥一直感到很困擾也很痛苦,影響的不只哥哥本人,還包含他轄區內的各個派出所,而我也是常被警局通知,甚至有線電視的也一直找我,因為我爸都直接到場要我們出面,偏偏有線電視裡有個對我家暴的前男友,我不行也不能出面,連電話都不敢接。

到了我爸家,由房東開門進入,我必須拿齊他的證件及印章,而房東還很好心的幫我收拾一些發霉腐敗的菜餚,爸的家很髒亂,床上擺了一堆六合彩的報紙,地上也有好幾大罐像是酒的透明液體,櫥櫃裡還發現居然有約六袋的白米、八罐沙拉油、四包鹽、三包味精...,我和房東很驚訝這像是沒飯吃的人嗎?也不明白為何要囤積這麼多的東西,對於他用錢的方式真感到頭疼。

我只能暫時將白米搬到媽媽家放,剩餘的稍晚再回來處理。

先到郵局領取爸的掛號信,拿到支票後,再到區公所辦理戶籍賸本及申請財產清單及所得稅證明,這是社工要審核用的。之後再去賣場買了紙尿褲及尿片,送到醫院後。再趕三點半前到景美的土地銀行,欲把爸的支票兌現,沒想到居然不能,因為禁止背書轉讓,只限本人領取,哎。

我搭了捷運到中正紀念堂站,直接到勞保局詢問,沒想到這一排隊,得排一百人之後才輪到我。

我一邊排隊,一邊打電話給承辦人員,沒想到大家像是互踢皮球似的,電話一個轉過一個,承辦的說沒得解決,轉出納,出納說錢發了就不能改,又再轉回來,最後終於有個經理能給我一個較好的答案。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多忙了一會兒,到十二點半才下班離開。

醫院護士就來電通知,下午兩點半會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隨即告知我24小時的看護也已請了,當下我問,那要多少錢?看護一天要2000元,社工室或許會吸收。

我想了想,社工要是知道我哥哥的身份以及他及大嫂的財稅資料的話,看護費大概是不會吸收了。

在家裡上網尋找著關於馬上關懷、急難救助的相關補助,等到下午一點公務人員上班了,從新北市的土城市公所問到台北市的社會課,再問到里辦公處,能夠找的問的都想辦法了,但有個努力向上的兒子就任何資格都不符合了。

三點半,我也有自己固定的心理諮商,心情很沮喪,也感到壓力很大,醫生說我有能力攬下全部的責任嗎?該做這些事的不應該是我不是嗎?我沒錢,自己的女兒有個罕見疾病,又是重大傷病又是身心障礙的,我還能去承擔些什麼,到最後不但撐不起這些責任,連原有的生活及工作都會被影響,然後換我倒下。

大嫂說將來該負擔的費用要分成四份,她和哥哥擔兩份,我和妹要各負一份,我粗略算了算,一個人至少得擔五、六千,我和妹妹也有孩子要養,又是單親,生活都不夠用了,又怎有餘力呢?!妹妹說她沒錢,一句話就定局了。我能說不嗎?

女兒將來要多少的醫藥費我都不知道,只能盡力在有限的能力裡去存錢,我還能擠出什麼錢來負擔爸的費用?

從四月一號入院至今,我幾乎天天到醫院去,請醫生幫忙,請護士幫忙,請看護幫忙。

我沒有想撇清這些責任,我知道我的能力不夠,能跑腿的;能詢問的,我只能做這些了。

四點半,和社工約好詳談。因為從另一家醫院趕去,臉上都還有淚痕,我的情緒也沒有收拾好,社工問我怎麼了,於是我們從我的事情開始談起。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我居然很平靜...,不,我知道我內心很艱熬,我看似平靜地把匯集家人意見之後的答案,告訴醫生,我們不想救。

我想我爸他是聽得到的吧!我猜想,他也會想:我乾脆死死喝啊(用台語說)。

他的存在,帶給我們三兄妹一種無形又擺脫不掉的壓力。很沉重,很痛苦。

前幾天,我一度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憂鬱到了極點,覺得被他逼到快瘋掉了!

那些天,警局找我,說爸人在那兒,要我去處理一下。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再把這篇文章放上來呢?

最近在看一些過去寫的筆記,懷念的不是逝去的感情,而是千千的成長。

九年前的我所經歷過的,現在看來,是該慶幸所遭受的苦痛換來愈挫愈勇的心嗎?!

總之,我走過來了。

而我的千千現在是個九歲大的可人兒,雖然長大長高了,不過在我心裡,她和小時候那個抱在懷中的Baby一樣,我依然深愛無比。

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